×

专业 · 专注 · 垂直
内容 · 数据 · 平台

董事长很忙监管也很忙,昔日“大堂王”洪涛股份锁定“面值退市”?

长按扫码
查看详情

投资时报首页 > 公司 > 正文

董事长很忙监管也很忙,昔日“大堂王”洪涛股份锁定“面值退市”?

公司卓玛 2024-06-21 13:10:39 57767 分享: 字体大小:Aa-Aa+

截至6月20日收盘,洪涛股份报收于0.50元/股,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1元,已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  卓玛

作为昔日的“大堂王”,今年以来,深圳洪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洪涛股份,002325.SZ)风波不断,包括被申请重整、先后两次试图转让公司控制权、年报被出具否定意见、接连收到监管函和关注函等。

6月17日,洪涛股份董事长刘年新发布公开信,详细陈述了公司过去和当前面临的困境以及自己和家人为帮助公司脱困作出的努力,试图向所有投资者传达他和管理团队的坚定信心。

不过这并未能挽救洪涛股份的股价。6月19日晚间,洪涛股份再次发布公司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这已是20天内发布的第五份。截至6月20日收盘,洪涛股份报收于0.50元/股,连续14个交易日低于1元,当前总市值仅为8.78亿元。

以此计算,即便该公司股价在后续6个交易日内连续涨停,股价也无法回到1元以上,洪涛股份已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洪涛股份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元)    

数据来源:Wind

擅自发布未公开信息被责令改正

6月17日凌晨至晚间,洪涛股份断断续续发布了共计12份公告,涉及关注函、监管函、高管辞职、终止原有公司控制权变更交易及新签订控制权变更协议等诸多事项。

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注意到,6月14日午间休盘期间,洪涛股份在其同名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刘年新于6月8日与赢古能源科技(浙江)有限公司(下称赢古能源)签订协议,赢古能源将获得不低于18.31%的上市公司表决权,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赢古能源,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陈秀花、唐碧琦。

或受上述消息影响,洪涛股份午后开盘直线拉升至涨停后迅速回落,当日以跌停收盘。

值得注意的是,洪涛股份在上述文章中表示,公司已于6月11日就相关事项提交信息披露申请,但至6月14日午间时仍未发布正式公告,且上述文章也已于6月14日晚间被删除。

洪涛股份的行为已引发监管方注意。6月17日凌晨,洪涛股份公告称,公司已于6月14日当天被深圳证监局发函责令改正,因上述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未公开信息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深圳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并要求公司立即删除上述未公开信息及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事实上,洪涛股份在6月17日凌晨才就上述公司官方微信中的内容发布正式公告。洪涛股份表示,为做大做强公司建筑装饰主业,抓住新能源风口,赋予公司新质生产力,公司与赢古能源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赢古能源除将在新能源领域为洪涛股份提供支持外,还将在未来6个月内协同优质资源和资金为上市公司提供纾困支持,帮助洪涛股份顺利完成司法重整工作。

刘年新还于6月8日与赢古能源签署协议,将其直接持有的18.31%的洪涛股份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赢古能源行使,后者由此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赢古能源法定代表人唐碧琦及其母陈秀花也将作为一致行动人,成为洪涛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洪涛股份同时表示,如若公司退市或重整不成功,则上述表决权委托协议自然失效。

年内两次谋求公司控制权转让

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注意到,刘年新和赢古能源当前均存在一定问题。截至目前,刘年新持有洪涛股份3.22亿股,占比18.31%,不过其中3.11亿股已质押,占其持股比例的96.55%。而在刘年新已质押的股份中,有1.76亿股已被质权人国信证券申请平仓,存在被平仓的可能,另有1.34亿股由于质押借款到期,存在平仓风险。

因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刘年新近日还收到法院下达的《执行裁定书》,深圳市方大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拟要求国信证券执行刘年新所持洪涛股份4892.97万股。不过截至目前,刘年新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尚未被强制执行。   

至于赢古能源方面,该公司成立于2023年4月,注册资本0.6亿元,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以新能源为核心业务,主营业务风电、光伏、储能电站,拥有100MW自营风电场,在建风电项目装机规模超500MW。但赢古能源财务数据一般。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公司仅拥有货币资金755.81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3.26%,实收资本为0,与洪涛股份的体量存在较大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洪涛股份年内第二次谋求公司控制权的转让。

在公告与赢古能源签订协议的同时,洪涛股份公告称,公司及刘年新此前与深圳市招金金属网络交易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招金)及海南东方招金矿业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招金)签署的《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终止。

据悉,今年2月4日,洪涛股份公告称,为改善公司现状,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刘年新于1月31日与深圳招金、海南招金及洪涛股份签署协议,深圳招金与海南招金拟以1.52元/股的价格,合计受让刘年新持有的8040.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58%的股份。

在完成股份交割后,刘年新还会将其剩余持有的洪涛股份股份表决权全部委托给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行使,后两者的共同实际控制人欧阳勇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过由于协议中约定的排他期已于3月31日到期,为最大限度维护双方利益,刘年新及洪涛股份正式与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解除相关协议,后续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将根据自身情况及意愿参与上市公司重整。    

同一日收关注函和监管函

在与赢古能源的交易公告发布仅一个小时后,深交所凌晨即火速对洪涛股份下发包含七个问题的关注函,对拟发生控制权变更等公告中涉及的重大风险事项表示高度关注。

关注函中提到,刘年新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存在被强行平仓或强制执行的风险,赢古能源能否取得洪涛股份的控制权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时,由于洪涛股份终止与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的协议并与赢古能源签署新的协议仅用时三周左右,用时过短,深交所由此直问洪涛股份相关重大事项的筹划、决策过程是否审慎;而当前洪涛股份重大经营风险、财务风险、资金风险、人员流失风险交织,内控混乱,深交所也认为赢古能源协助上市公司做大做强建筑装饰主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此外,由于赢古能源货币资金较少、资产负债率极高,且在控制权转让中未支付对价,赢古能源是否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完成对洪涛股份的控制权收购并对后者提供资金纾困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除了关注函,同一日,洪涛股份还收到了一份监管函。5月13日,侯春伟向洪涛股份递交辞呈,表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裁及所兼任的公司董事会战略、信息披露等委员会委员等一切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但洪涛股份彼时并未发布关于上述高管辞职的公告,而是直至一个月后的6月17日才进行披露。期间,该公司还于5月27日向深交所递函表示侯春伟拟减持上市公司1969.69万股。

深交所认为,洪涛股份未及时披露侯春伟的辞职信息,且在明知侯春伟离职后六个月内不得减持的情况下,仍刻意隐瞒相关情况提交股份减持申请等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6月17日晚间,洪涛股份又有一名高管请辞——公司董事、副总裁、董秘苏毅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及信息披露委员会委员、副总裁、董秘职务,同时辞去公司子公司所有职务,不过苏毅离职后将担任公司高级顾问,为公司经营管理等重大事务提供顾问服务。洪涛股份同时表示,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秘之前,暂由公司董事长刘年新代行董秘职责。

公司披星戴帽 董事长四处奔走

高管辞职、密集收函、股价不足1元恐“面值退市”,市场似乎已经放弃了洪涛股份,但董事长刘年新仍在为公司、为自己发声。

他表示,近年来,房地产企业频频暴雷,加之前几年疫情影响公司工程进度,且建筑装饰行业普遍存在项目前期垫付资金的情况,公司应收账款回款缓慢,导致公司资金紧张。同时,银行对房地产及建筑装饰行业采取收紧授信政策,近五年金融机构对洪涛股份抽压断贷10余亿元,进一步恶化了公司现金流,致使公司难以维持正常业务经营。而自今年开春以来,洪涛股份的危机再次升级,遭遇主力资金恶意做空,面临市值退市风险及其他潜在风险等。

为了满足公司发展的资金需求及融资需要,刘年新称他和他的家人已为洪涛股份提供了5亿元左右的财务资助,并提供了超10余亿元的担保,资金大部分来自股票质押及房产抵押,刘年新称,“为洪涛,我已濒临倾家荡产。”

对于部分投资者关于刘年新设局套现、恶意导致公司退市的猜忌和指责,刘年新表示“纯属无中生有”,他本人一直在努力保住洪涛股份的上市公司地位不退市,并希望带领公司一直走下去,通过重整化解债务,恢复主业,做好经营管理,给投资者最好的回报。   

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注意到,洪涛股份的前身是成立于1985年1月的深圳市洪涛装饰工程公司,2009年12月,该公司登陆深交所上市。据悉,洪涛股份是我国建筑装饰行业龙头企业之一,主要承接剧院会场、图书馆、酒店、写字楼等公共装饰工程的设计及施工,曾承接奥运会、大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场馆的建筑装饰工程,在公共建筑装饰细分市场占据领先地位,被业内称为“大堂王”。

上市后,洪涛股份曾在较长时间内维持稳定盈利,全年归母净利润大致保持在1亿元—3亿元左右。2015年以来,该公司逐渐将教育产业作为公司第二大主业,并前后收购学尔森、跨考教育、四川城市职业学院等教育资产。2018年,由于计提了收购学尔森和跨考教育时形成的商誉的减值准备,洪涛股份出现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全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4.22亿元,同比减少407.58%。

洪涛股份曾在2018年报中表示,近年来学尔森大幅减亏、跨考持续盈利,未来的减值风险很小;同时,受国家职业教育产业鼓励的政策影响,教育产业政策红利将逐步释放,预计2019年后公司教育业务盈利能力将持续改善。

不过,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的洪涛股份却未能如愿。此后,该公司在2019年实现了短暂盈利,但却在2020年—2023年连续四年亏损,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50亿元、2.20亿元、7.10亿元和14.04亿元。至于亏损原因,则为上文刘年新提到的那些。

值得注意的是,洪涛股份的年审会计师在2023年报中的审计报告里发表了无法表示意见,并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该公司独立董事也表示不能保证公司2023年报和2024年一季报的真实、准确、完整,称公司存在持续经营能力问题且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基于上述情况,洪涛股份于4月30日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自5月6日开市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将变更为“*ST洪涛”,披星戴帽。

目前,洪涛股份已进入重整程序。今年1月29日,洪涛股份公告称,惠州市中和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具有重整价值为由,于当日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并同时申请启动预重整程序。

洪涛股份表示,如若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化解公司债务风险,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帮助公司恢复健康发展状态。如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不过就目前来看,“面值退市”或许将先于破产到来。

洪涛股份近年主要业绩表现(亿元)    

数据来源:Wind


×

登录您的账号

还没有账号? 注册
  • 忘记密码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

登录您的账号

还没有账号? 注册
  • 发送验证码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

注册您的账号

已有账号?
  • 发送验证码
×

忘记密码

输入与您的帐户关联的邮箱,我们将通过邮箱验证码来重置密码。
  • 发送验证码
微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