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 · 专注 · 垂直
内容 · 数据 · 平台

问询刚过诉讼又来!案件金额超4亿,上海贵酒为何纷扰不断?

长按扫码
查看详情

投资时报首页 > 消费 > 正文

问询刚过诉讼又来!案件金额超4亿,上海贵酒为何纷扰不断?

消费李路 2024-07-09 13:50:06 57631 分享: 字体大小:Aa-Aa+

上海贵酒被诉为拖欠超4亿元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

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 李路

消费整体疲软背景下,消费品中相对坚挺的白酒也难以“一枝独秀”。高价酒卖不动,二级市场就开始杀跌,白酒板块上市公司小状况更是不断出现。进入6月,散茅价格下跌令本是铁板一块的经销商出现了裂隙,随后贵州茅台(600519.SH)为维持市场价格稳定出台了一系列应对措施。

其实,白酒市场中的各上市公司,除了需面对行业共性问题外也各有各的烦恼。比自诩“贵酒,敬贵人”的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贵酒,证券简称岩石股份,600696.SH),今年以来就因业绩及经销商等各类问题反复受到监管问询。

7月刚开始,公司又收到遵义中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显示公司陷入于一桩逾4亿元的合同纠纷中。

因欠4亿工程款被诉

7月2日,上海贵酒发布《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涉及诉讼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日前收到遵义中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遵义中院已受理原告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建四局)与上海贵酒子公司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贵州高酱)、上海贵酒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

根据诉讼内容,此前贵州高酱与中建四局签订《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年产100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项目二期土建施工总承包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年产100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项目三期土建施工总承包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贵州高酱未依约支付工程款,中建四局诉请判令上述合同解除,并由贵州高酱支付工程欠款、停工损失及逾期利息合计4.05亿余元,上海贵酒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对于该涉诉案件,上海贵酒并未对案件事实进行否认,只是称本案所涉工程欠款需双方最终确认,相关工程款计入在建工程,不影响企业损益。

为何会出现拖欠工程款问题,这是否与贵州高酱还款能力有关?上海贵酒预计将在此案件中承担多少连带责任?案件判决结果是否会影响项目进度及贵州高酱产品生产?在建工程转固定资产之日,是否会因该案件影响公司损益?这些问题上海贵酒并未进行进一步说明。标点财经、投资时间网研究员就此电邮沟通提纲至上海贵酒相关部门进行询问,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答复。

市场对公司支付能力有所怀疑并非无迹可寻,在6月18日上海贵酒披露的《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中,该公司表示,当前公司存在暂时性的资金压力,在全力保证生产经营正常运行的前提下,公司需要对资金调配进行统筹管理,因此存在拖欠员工部分工资、供应商货款及客户现金返利等情形。截至回复披露日,公司仍然存在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及客户现金返利情况。

正因此,2023年11月起,上海贵酒新增12起劳动争议案件,最新案件进程已经排到了7月,起因多与拖欠员工工资有关。

上海贵酒之所以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与关联方海银财富爆雷事件有很大关系。因关联方资金紧张,2023年,上海贵酒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他借款人归还借款本金利息合计3.73亿元,截至2023年末,控股股东贵酒发展对上海贵酒的借款已经从1.95亿元变为0。

上海贵酒方面曾表示,因资金问题,前期的返利和市场费用未能及时兑现,因此大部分经销商对于补货、备货存在观望态度。此外,由于品牌投放和市场活动减少,叠加关联方舆情较多,开拓新经销商工作存在困难。这些情况都直接影响了上海贵酒的正常生产经营。

经销商问题待厘清

对于上海贵酒,还有一个情况值得关注。今年5月,有一篇文章曝出“员工垫资”行为或是上海贵酒成立四年收入暴涨10倍的主要原因。随后,上交所和上海证监局相继就此问题对上海贵酒进行了问询,要求上海贵酒回复公司及关联方中国贵酒是否存在通过“招募员工”“带单入职”等方式促进销售的情形,是否存在员工同时是经销商的情形。

上海贵酒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不存在通过“招募员工”“员工带单入职”以扩大销售的情形,关联方中国贵酒存在“带单入职”,但不属于《劳动合同法》中禁止的情形,不涉及非法招募员工促进销售。

这两家名为“贵酒”的公司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其实,两者并没有股权上的关联,上海贵酒的实际控制人是韩啸,中国贵酒的实际控制人是韩啸之父韩宏伟。韩宏伟也是处于风波中心的海银财富的掌门人。

与其他传统白酒公司不同,上海贵酒并没有很深厚的酿酒底蕴,而是一步步变型来的,公司进入白酒赛道也不过5年时间。

2016年,韩氏父子通过韩啸旗下五牛基金,将上市公司匹凸匹收入囊中,并将公司更名为岩石股份。这家公司于1993年上市,证券名称历经多次变更,先后使用过“福建豪盛”“ST豪盛”“利嘉股份”“G利嘉”“G多伦”“多伦股份”“匹凸匹”“*ST匹凸”“ST匹凸”等,直到现在的“岩石股份”。入壳之后,2019年公司开始转型白酒业务,但由于与洋河股份(002304.SZ)旗下的贵州贵酒存在商标权纠纷诉讼,公司证券简称一直未再进行变。

这样的发展史导致上海贵酒成立之初并没有自己的酒厂,直到2020年底通过获得高酱酒业52%的控股权,才逐步形成白酒的产供销一体化。不过,截至2023年末,公司只有酱香酒是自有工厂生产,在果酒以及其他酒品类上,公司仍是“贴牌”的销售商角色。

因此,对于根基不深的上海贵酒来说,营业收入能从2019年的1.09亿元迅速增长到2023年的16.29亿元,2023年同比增长率达49.3%,甚至高于白酒巨头贵州茅台和五粮液(000858.SZ),很难不让市场疑惑这其中是怎样的发展逻辑。

另一方面,近年来上海贵酒销售费率陡然增加,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2.77%、12.9%和23.31%,自2022年起就攀升至40%以上未再减少。这一现象也让市场对公司的疑惑加重。

根据公司2023年报,上海贵酒共有三种销售模式,分别为团购商、经销商及线上直营店。其中,来自于经销商的销售收入占比为72.33%、团购商为23.89%、线上直营店为3.78%。这些经销商究竟是何人,是否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员工,这类问题都亟待厘清。

2024年上半年,公司市值从年初首个交易日的60.14亿元,下降至6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的21.97亿元,半年来降幅达到63.47%。

上海贵酒近5年营业收入变动情况

数据来源:Wind


标签:

公司 控股
×

登录您的账号

还没有账号? 注册
  • 忘记密码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

登录您的账号

还没有账号? 注册
  • 发送验证码
  •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

注册您的账号

已有账号?
  • 发送验证码
×

忘记密码

输入与您的帐户关联的邮箱,我们将通过邮箱验证码来重置密码。
  • 发送验证码
微信

微博